我们与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了

一开始是有的,然后,它就没有了。起初,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,后来,声音就消失了。我在想,也许几十年后,我们的下一代会慢慢地不知道Google是什么网站。不曾听说过。

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9月20日了,这恰好是中国首封电子邮件发送的28周年纪念日。这封邮件的内容是:“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(越过长城,走向世界).”现在看起来,极具讽刺意味。

end_of_shadowsocks_pic1
越过长城,走向世界

Shadowsocks是一个轻量级Socks代理软件。其首次出现是在2012年4月20日,作者clowwindy在V2EX社区发布了Shadowsocks并将其开源。因为Shadowsocks良好的性能,所以广泛地被大众熟知,并衍生出了各种版本。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,包括服务器端的Python、Nodejs、Go、libev和客户端的Windows、MacOS、Linux、iOS和Android,以及在路由器上的嵌入式版本。

end_of_shadowsocks_pic2
R.I.P ,Shadowsocks

Shadowsocks的出现,带给了我们更理想的上网方式,可以通过白名单模式来实现智能代理,这对于我这种平时在Google、Youtube等网站上查查资料,玩一下舰娘,偶尔在GitHub上浏览开源项目的人,提供了极为流畅的体验。

然而,人怕成名猪怕壮,Shadowsocks的蓬勃发展开始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关注。曲径、红杏出墙等服务相继下线也许是个预告,Shadowsocks总有被干掉的一天。终于,这一天到来了。

end_of_shadowsocks_pic3

8月21日,clowwindy在GitHub上发布一条Issue,用调侃的语气表示他被请去“喝茶”,随后便停止了Shadowsocks相关项目的开发:

I was invited for some tea yesterday. I won’t be able to continue developing this project.

8月22日,作者在GitHub上删除了所有的项目代码,只留下空空的列表。

end_of_shadowsocks_pic4

我想,作为一个独立开发者,他迫于压力没得选择,情有可原。但是,这样一个优秀的开源软件就此终结,我们的心情是悲痛的。而且Shadowsocks协议也命不久矣——失去了维护和更新,再加上最近GFW部署Shadowsocks协议干扰和屏蔽算法,不久的将来,Shadowsocks也会成为一个回忆了。

end_of_shadowsocks_pic5
作者对于删除所有代码的解释(已删除)

新时代中,我们看到的不是网络越来越开放,反而是墙越筑越高。我们的国家一边对外高喊:“网络是自由的,是透明的”的口号,一边高建城墙。这仿佛让我想起了在拨号网络时代的Chinanet网络,逆行倒施,算是时代的悲哀了。

Shadowsocks倒了,还会有人站起来吗?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曾说过的一句话:

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end_of_shadowsocks_pic6
图片来自雷锋网

走的终究是走了,谨以此文向勇于为互联网自由努力奋斗的人们致敬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2015年8月25日 Goagent在GitHub上被清空,并留言“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.”

7 条评论

昵称
  1. Jaws

    支持一下

  2. Arino

    讽刺啊

  3. delusive2

    一言以盖之,政治问题

  4. bateer

    从百度点进来的,支持一下

  5. anyx

  6. 黑冰

    世界已经很小了,但是有人总要故步自封。

  7. 莫莫要成为双马尾

    心疼,我得把我用google的视频录下来,等我以后有了儿子我再给他看,说:“这就是外面的世界,This world is in fact very big”